微博微信

解读甘肃经济指标:最难堪的数字 越来越实的数字

http://www.tcnews.gov.cn     2018-08-20 16:28:14  作者: 来源:新华网甘肃频道 点击:
最近几年,甘肃省多项主要经济指标在各省区市排名中持续下滑乃至“垫底”。如何看待2017年甘肃省GDP实际增速排名全国倒数第一?和贵州省对标,我们有哪些差距?相较历年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下称兰洽会)的签约额变化,以往的甘肃经济数据有水分吗?
对话题目一:如何看待2017年甘肃省GDP实际增速排名全国倒数第一?
【屠国玺】我先想给大家看一个数字,2017年的甘肃GDP增速是3.6%。
陈局长,您是统计局的专家,肯定知道这个数字比我们其他人要早很多,但是当这个数字真正出现的时候,您是什么感想?
【陈波】当时,可以说心里面是五味杂陈。我从事统计工作也20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堪的数字。
【屠国玺】张教授,您看到3.6%这样一个数字,是什么感想?
【张建君】我个人认为这是必然的,因为甘肃在2014年和2015年,经济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怪异的走势。为什么到了2017年我们的经济呈现出触底下滑的这样一个态势,这正表现出我们前几年在甘肃经济发展中一些固有的矛盾没有解决。
【屠国玺】甘肃哪些经济的问题它出现了?
【张建君】第一个就是我们甘肃经济对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症没有根本性解决,第二个经济结构不优的毛病也非常突出,所以说经济缺乏后劲儿。第三个我们恰好在最不应该出问题的政治生态上暴露出严重的问题,甚至我们的自然生态也受到了严重的挑战,那么最终就呈现出这三大“生态”形势严峻的这样一个特点。所以说经济增速触(底)点是2017年,但是问题的根子事实上在2014年、2015年这时候已经注定。
【屠国玺】那陈局长同意这个判断吗,这是个必然的结果还是偶发现象?
【陈波】这几年,甘肃出现的整个问题也有好多客观方面的原因。所以从2012年到2016年的这一段,可以说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比较困难的一个时期,看起来速度还可以,但是经济的增量没有积累起来。
我们这几年投资有一个缺陷,就是我们产业的投资一直不太好,我们基础设施改善了很多,但是我们的产业投资没有跟上,尤其制造业的投资好多年是在负增长。
即使是在投资增幅比较高的时候制造业的投资也没有跟上去,所以这就带来了我们工业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比较慢、新型产业培育比较落后,那么造成了当前(甘肃经济)发展的后劲不足。
对话题目二:和贵州对标,我们有哪些差距?
【屠国玺】其实我们平常对标的过程当中,总有一个省份经常要拿出来。以前说甘肃省的“难兄难弟”是贵州,(经济增速)贵州要么倒数第一,要么我们是倒数,结果在过去五年,贵州上去了,我们甘肃却下去了。你们到外面出去跟别人交流的时候,有没有观察到这种现象?别人怎么评价这种现象?
【陈波】跟贵州的比较,也是我们经常盯的一个对象,比如过去,尤其是在讲城乡居民收入的时候,我们和贵州都是相对垫底,所以,所谓的“难兄难弟”出自这里。那么我们也分析了,贵州真正超过甘肃是在2012年这个步伐加快了,就是过去超还不是那么明显,到了2014年再到2017年这三年超越幅度更大,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我们感觉在“十二五”这个期间,贵州发展的步伐明显地加快,我们和贵州的差距也明显地加大了。
【屠国玺】那除了产业经济的角度之外,您觉得造成这个结果,与人的因素有关系吗?
【张建君】人是第一位的。
【屠国玺】那你觉得甘肃省和贵州省的干部状态在过去几年之间有什么差别吗?
【张建君】我个人感觉,这个差别太大了。第一个,贵州自上至下,各级领导干部到普通的群众,都在谋发展、盼发展,都在凝神聚气地追求贵州经济的后发赶超,而我们甘肃仍然习惯于常态化的发展。
在贵州我听说他们省委当时的领导就明确提出了要冲出经济洼地,打造精神高地这样明确的战略思路。
第二个就是干部要切实地去研究问题和谋划问题,推动问题的解决,而我们如果说贵州在谋划过程中谋划出了大数据,谋划出了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提升,谋划出了生态旅游,甚至谋划出了电商扶贫等一系列的新探索,代表了经济发展方向。那你回头看我们甘肃,恰好在这些方面,呈现出常态化甚至平庸化的发展态势。
对话题目三:观察历年兰洽会的签约额,是否说明以前甘肃部分经济指标有水分?
【屠国玺】我还有一个观察的角度,过去十几年我每年都参加兰洽会,兰洽会要公布当年的签约总额。我梳理了一下,比如2012年第18届的4610亿,到2016年(第22届)的时候最高7607亿,到2017年的第23届是3129亿。这个数字往年会在开幕或者闭幕的时候当场给你公布的,2017的时候没有公布,这是后期又统计出来的一个数字。但是我们很明显地看出来,从4600多亿到7600多亿快速冒进,从7000多亿以后,比打了对半折还要少,这其中可以反映出什么样的问题来,您觉得是我们原来的统计数据里投资的数据是有水分的吗?
【陈波】2016年以前,这一块儿的高增长确实有不实的地方。从2017年开始包括今年兰洽会,也包括我们后面的文博会,还有这次到港澳去招商引资,都有一个观点就是要“实”,而且一个是项目要实,第二个是招商引资的数字要实,最终要落地,这些项目要真正能落地。
我看现在都是在“实”字上(认识)是一致的,不再做这些表面的一些文字。大家都在脚踏实地地干事儿,所以招商引资的项目将来都是要落地的。现在这个数字从7600亿到3100亿,看起来大幅度地降,但是质量大幅度地提高了。过去像7600个亿,落地率不足30%。
【屠国玺】那就是不到2000个亿?
【陈波】不到2000个亿。所以现在这个数字尽管看起来面子上不太好看,但是我觉得里子是实的。
【屠国玺】张教授,您觉得刚刚我们分析的现象,七千多亿的签约额只有不到30%最后能落地,还是两年之后才落地的结果。这体现出当时怎么样的政绩观?
【张建君】这个确实是从政绩观的角度来讲,有点儿盲目地追求好大喜功。我们也希望有一个好的数字,能够代表我们甘肃人民发展的决心和信心,能够引起全国甚至海内外对甘肃发展的一种吸引力、注意力和关注性。
【屠国玺】那几年确实数字是非常好看,每年增长20%、30%,逐级地突破。
【张建君】但是从实际签约的数字到最后金额的具体落实,我也关注到陈局长刚才讲的这个,我们此前就是签约数字作为最后兰洽会的一个成果把它披露出来。但是我们从去年开始做了一个大的转变,就是要求要以落地数字来进行计算,那么这个落地数字,更能够反映我们甘肃进行经贸往来的真实水平和真实规模,以及我们在甘肃有多少好项目、大项目。
所以说,在这一方面我觉得数字落实了,有一句话“水落石出”,我们在水落石出的基础上来对于我们甘肃的经贸作重新地谋划,对我们甘肃在前期出现的问题也做一个认真地反省。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为“宕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宕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②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