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

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http://www.tcnews.gov.cn     2019-06-19 08:58:28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点击:

  新华社记者邬焕庆、高皓亮、邬慧颖、刘羽佳

  这是位于江西省于都县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一座大厦,从第一块基石就能推测屹立的高度。

  于都河畔,惊涛作证,一座丰碑直刺苍穹。

  这是位于江西省于都县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6月12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那群远征的人,到底靠什么,能坚定从容地出发?

  于都河畔,赣南红都,在红军长征出发之地,随便抓起一把泥,指缝里就会流出长征的故事、红军的传奇。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3)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出发,为什么?

  岂止是于都,在瑞金,在兴国、赣县、宁都、信丰……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赣南原中央苏区,许多村庄都有一本红军烈士谱。

  一场“平均每公里就有三四人倒下”的远征,当年的红军,为何就虽死无憾地出发了呢?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4)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1931年11月,在闽赣交界的小城瑞金,叶坪谢家祠堂中,600多名代表齐聚一堂,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向世界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年仅“10岁”的中国共产党开启领导和管理国家政权的伟大预演。

  “红军来了,肚子能吃饱。”这是谈起当年苏区的记忆时,瑞金市云石山乡丰垅村92岁的梁文河常说的话。在他的记忆里,红军来之前,农民辛辛苦苦收获的粮食要给地主交八成,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很苦。红军来了,“打土豪、分田地”,不但不用给地主交租,生活困难也有红军帮忙解决。

  红军出发长征后,时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部长的江善忠在山上打游击,在终被敌包围后,他用鲜血在衬衫上写下“死到阴间不反水,保护共产党万万年”的遗言,跳崖牺牲。

  正是因为寄托了无数人的希望并且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拥护,党领导的长征注定就是一次寻路之旅。它的最终胜利,是找到了正确道路和正确理论后的历史必然。然而,这种寻找,从来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答案,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要以永不言弃的奋斗者姿态前行。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5)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出发,靠什么?

  85年前的寒秋,红军将士集结完毕,分8个主要渡口出发。

  当年的红军,到底靠什么就坚定从容地出发?

  在瑞金叶坪乡华屋,85年前的一个夜晚,妻子即将临产,26岁的红军丈夫华钦材接到了集结出发的命令。出发前,他与村里其他16位红军华氏兄弟来到岭上栽下17棵松树,并告知家人“见松如见人”,在革命胜利后再相见。然而,17位华氏子弟都壮烈牺牲在长征途中。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6)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无论历经多大险阻,也必须把发电机背到指定地点,这是使命!”就是这种信念,于都籍红军战士段九长、谢宝金等人硬是把当时党中央唯一的一个68公斤重的手摇发电机,肩背手扛一路长征抵达延安。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85年后,一部即将上映的战争题材影片《八子》引发了关注,这部电影来源于苏区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当年的苏区,扩充队伍时,人民群众积极参军参战;需要支援时,人民群众节衣缩食向红军捐献军需及生活物资;遇到困境时,人民群众想尽办法救护与掩护红军伤病员……

  “红军能够坚定从容地出发长征,还要靠群众的支持,依靠军民鱼水情。”瑞金市委党史办主任刘前华表示,正是依靠千千万万群众的踊跃参军和无私支援才让红军得以发展壮大,长征也才能最终取得胜利。

  这是位于瑞金市的叶坪谢家祠堂内景(6月14日摄)。 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依靠人民,一切又为了人民。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铜锣湾村的“革命井”边,在瑞金沙洲坝著名的“红井”边,在赣南许许多多吃水不便的山村里,百姓们在一口口“红军井”边认识了红军,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那颗初心。

  “红军长征一个重要的出发点,就是去实现为人民谋幸福的革命理想,为此他们无惧牺牲、义无反顾。”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石仲泉说。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8)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实现苏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赣南红色政权最鲜明的底色。

  刘长秀的丈夫当红军走了,大儿子也当红军走了,当家里粮不够吃时,乡苏维埃政府就从100多公里外的公略县买了大米来救济,乡苏维埃政府干部不仅关心群众的经济生活,而且关心群众的文化生活,全乡办了4所列宁小学、9所夜校,还办了俱乐部。

(新华全媒头条·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图文互动)(9)出发,“初”发——来自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追寻

  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写到,“在我们的模范县兴国,我们有300多所小学,约800名教师……我们从兴国撤出时,文盲已减低到全部人口20%以下。”当时的中央苏区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近60%,而同期国统区不到20%。

  回望85年前的那次出发,我们蓦然发现,长征已经注入到我们的基因里,85年的时光并未流逝,远征的人从未远去。它将一种跃动着、蓬勃着、坚定着的初心,汇集成一个民族奋斗的史诗,它的力量,会穿透一切历史的迷雾和现实的迷茫,让我们无所畏惧地开始一次次新的远征,抵达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彼岸。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为“宕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宕昌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②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